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協會資訊
       協會新聞
       -圖片新聞
       -視頻新聞
       專題新聞·評論
       行業動態
 
作品公示 >>更多
    為滿足權利人和使用者需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及《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相關規定,我會現將獲取授權相關信息向社會公告。
 
會員登陸  
協會會員ID:
密碼:
 
 
脨脨脪碌露爐脤盧  
  當前位置:首頁-協會資訊-脨脨脪碌露爐脤盧  
著作權不僅僅是私權國家版權局法規司司長王自強就著作權法修改草案熱點答記者問
2012-05-1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網
http://www.chinaipmagazine.com/images/logo.gif

  3月31日,國家版權局起草的著作權法修改草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后,其中第四十六、四十八、六十、七十條的制度設計引起很大爭議。

  至4月30日,公開征求意見的時間截止。如何歸納出現的這些質疑、爭議的聲音以及質疑、爭議的主要理由?《法制日報》記者近日采訪了國家版權局著作權法修訂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版權局法規司司長王自強。

  記者:您怎么看待社會上對草案第四十六、四十八、六十、七十條制度設計引起的很大爭議?

  王自強:從社會反饋的意見看,對上述四條規定的質疑,不同的利益主體以及公眾和學者從不同角度提出了各自的理由。但是,我認為根本的理由是認為著作權是私權,這個私權“被限制”、“被代表”、“被定價”了。

  記者:難道著作權不是私權嗎?大家知道,“私有財產神圣不可侵犯”是西方市場經濟國家的普世價值。我們難以想象任何國家會將公民任意一個合法享有的有形財產,在一定時間后就將其強行轉變為全社會的共有財產,也難以想象公民的合法財產可以在不經其同意并不支付報酬的前提下供社會和公眾任意使用。

  王自強:著作權是私權,但不僅僅是私權。的確,“私有財產神圣不可侵犯”是西方市場經濟國家的普世價值。但是,即使在西方市場經濟國家,對待包括著作權在內的知識產權這個所謂的私權卻破了這個例。我們知道,現代著作權保護制度起源于西方市場經濟國家,而這個制度產生之時,就對著作權進行了限制:一是任何作品到了一定的期限就進入公有領域;二是在特定的情況下社會和公眾可以不經著作權人同意、也不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使用作品。

  著作權法律制度之所以如此設計,其理論依據是:第一,任何一個受著作權法保護的智力成果(作品)都是在前人智力成果的基礎上產生的,也就是說任何一個當代作品都能在已經存在的作品中找到影子,凝聚了前人的或思想、或觀點、或方法、或表達等智慧;第二,受著作權保護的智力成果,是全人類的寶貴精神財富,在尊重著作權人基本權利的前提下,要促進這些作品的廣泛傳播,使廣大公眾最大限度地分享這些財富。因此,著作權是私權,但不僅僅是私權。

  這里,我還想舉兩個例子:一是為什么歐洲部分國家“海盜黨”能夠獲得相當數量的民意支持,進入議會;二是為什么以美國為發起者制定的《反假冒貿易協議》在歐洲備受爭議、美國的《網絡反盜版法案》遲遲不能出臺。其根本原因不是歐洲和美國的公眾支持侵權盜版行為,他們擔心的是———不受限制的著作權和著作權強制保護措施,有可能使公眾獲得知識和信息的成本增加,甚至阻礙公眾獲取知識和信息。

  記者:前面您說到了質疑聲中“被限制、被代表、被定價”三個關鍵詞。能否一一解說?我們知道,所謂“被限制”,是有的著作權人和學者提出著作權是私權,草案為什么要限制權利人的權利?您怎么看?

  王自強:這個所謂“被限制”其實是著作權法律制度中一個重要的制度設計,在國際公約和各國法律中都有明確規定,稱之為“權利的限制與例外”。這套制度設計是以不損害著作權人的正當權益為基本前提。比如《伯爾尼公約》第九條第二項規定:“本同盟成員國法律得允許在某種特殊情況下復制上述作品,只要這種復制不損害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致無故侵害作者的合法利益”。“限制和例外”有兩種情形:一是“合理使用”,即在特定情況下公眾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也不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而使用其作品;二是“非自愿許可”,包括法定許可和強制許可,即在特定情況下作品使用者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作品,但必須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

  目前,部分著作權人和學者對“被限制”的質疑,不是對“法定許可”制度的質疑,而是質疑草案取消現行著作權法有關錄音法定許可條款中的“著作權人聲明不許使用的除外”的規定。草案為什么取消“著作權人聲明不許使用的除外”的規定?首先從邏輯上講,如果允許著作權人聲明保留,那么設定“法定許可”制度的立法意圖就無法實現;其次從法律規定看,相關國際公約允許對音樂作品的著作權進行限制,很多國家也作了這樣的限制,但都沒有允許著作權人通過聲明的方式保留權利。如德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二(a)條規定“錄音制品制作者被授予為營利目的將音樂作品錄制成錄音制品并將制品復制發行,著作權人在著作出版后有義務向本法適用范圍內有主營業所或住所的任何其他錄音制品制作者以適當條件授予同樣內容的利用權”。美國版權法第一百一十五條(a)規定:“經版權人許可,非戲劇音樂作品的錄音制品已在合眾國公眾發行時,任何其他人(包括制作錄音制品或者從事數字錄音制品傳送的人)在遵守本規定的情形下可取得制作和發行作品的錄音制品的強制許可”。日本、韓國等設定“法定許可”制度的國家和地區都有類似的規定,此處不一一例舉。因此,草案參照國際公約以及相關國家的立法實踐,對“法定許可”制度進行了相應調整,去掉了“權利人聲明不得使用”的規定,更加符合國際社會的通行慣例,也有利于在保護作者正當權利的前提下促進作品的傳播。

  記者:所謂“被代表”,是有的著作權人和學者提出著作權是私權,行使權利應由著作權人自己作主,草案為什么要“我就要來保護你”?矛頭直指第六十條和第七十條的規定。4月17日您在《法制日報》發表署名文章,專門談到了著作權人“被代表”的問題,今天重談,有何新見解?

  王自強:回答這個問題不得不涉及集體管理問題,集體管理制度是著作權保護的一項重要制度,而集體管理組織則是著作權人為了維護其難以行使或無法控制的權利成立的維權自治組織。所謂著作權人難以行使或無法控制的權利,是指著作權人明明知道自己的作品被眾多的市場主體經營性使用,自己又不清楚誰在具體使用,也控制不了他人使用自己的作品,而且不能從這些使用中獲得正當的報酬的權利。在現實中,著作權人遇到了難以行使或無法控制的權利行使情形怎么辦?舉個例子,一個詞曲作者發表了一個好作品,全國各地的不同市場經營者都在未經其授權的情況下不斷地重復使用它,而著作權人面對這種廣泛、大量、重復的使用,而且是經營性使用,既不能從中受益,又沒有能力去制止。要切實有效維護著作權人的權利,只有通過集體管理的方式來解決,也就是說針對特定權利在特定使用方式前提下,著作權人的權利只有“被代表”才能達到維權的目的。我們再換一個角度來思考,同樣針對特定權利在特定使用方式前提下,一個“卡拉OK”經營者需要大量、重復地使用散布在全國乃至全世界的眾多音樂作品,他們如何去取得著作權人的授權,如果他們無法取得授權而一意孤行地使用眾多的音樂作品,肯定處于侵權狀態,那著作權人的權利如何保護?如果他們愿意尊重著作權人的權利、愿意按照市場規則獲得授權、愿意依法承擔法定義務,我們應不應該給他們設計一種合理的授權機制,這種機制就是著作權人的權利可能“被代表”的集體管理制度。如果著作權人不接受這種制度設計,堅持不“被代表”,是不是又回到了針對特定權利在特定使用方式前提下,著作權人和作品使用者面對廣泛的、大量的、重復的使用作品遇到的著作權人既無法維權、作品使用(傳播)者又不能保證使用作品的合法性的雙重困境中,把著作權人和合法的使用者都推到尷尬境地,導致整個著作權市場秩序處于雜亂無章的混亂狀態。面對這樣的困境,我們是不是應該在制度建設上破解難題,設計一個能保證市場交易秩序健康且可操作的規則,既保護作者的合法利益,又促進產業的健康發展,實現著作權人和作品使用者雙贏的局面,最終讓廣大公眾能夠享受到源源不斷的精神文化成果。草案第六十條和第七十條的規定就是基于破解著作權市場亂象,既保護作者合法權益、又保證愿意守法的作品使用(傳播)者合法使用作品而設計的。

  記者:我們知道,“被定價”是有的著作權人和學者提出著作權是私權,著作權人的作品賣多少錢應由自己作主,草案為什么要著作權人“被定價”?您怎么認為?

  王自強:實際上,草案中“被定價”的情況只有“法定許可”和“集體管理”兩種情形。先來看“法定許可”。在法定許可的情況下,使用者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作品,這樣已經使著作權人失去了與使用者談判價格的機會,如果任由使用者來定價,顯然不合理,所以必須由一個與此沒有利益關系的第三方給出價格。再看“集體管理”制度。在集體管理的情況下,使用者通過“一攬子”許可協議獲得集體管理組織的授權,使用費標準由使用者與集體管理組織協商談判形成,這個標準對以同樣方式使用作品的任意一個使用者都是公平適用的。因此,在“法定許可”和“集體管理”制度條件下,任何權利人及其作品都是平等的,既沒有特殊的作品,也沒有特殊的權利人。如果在這兩種制度下權利人堅持不“被定價”,一定是對該兩項制度的顛覆。

  記者:您剛才談了“被限制、被代表、被定價”等社會上質疑較多的問題,能否簡要說明得出的結論是什么?

  王自強:以上是我對有關著作權人和專家質疑草案第四十六、四十八、六十、七十條的主要理由作的簡要回應。我認為,之所以產生這些質疑,主要原因是這些理由的邏輯起點出現了偏差,即將著作權是私權絕對化了,由此得出的“被限制”、“被代表”和“被定價”的結論自然可能偏離了正確的方向。

  □相關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修改草案)

  第四十六條錄音制品首次出版3個月后,其他錄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四十八條規定的條件,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音樂作品制作錄音制品。

  第四十八條根據本法第四十四條、第四十五條、第四十六條和第四十七條的規定,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已發表的作品,必須符合下列條件:(一)在使用前向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申請備案;(二)在使用時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和作品出處;(三)在使用后一個月內按照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制定的標準向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支付使用費,同時報送使用作品的作品名稱、作者姓名和作品出處等相關信息。

  使用者申請法定許可備案的,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應在其官方網站公告備案信息。

  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應當將第一款所述使用費及時轉付給相關權利人,并建立作品使用情況查詢系統供權利人免費查詢作品使用情況和使用費支付情況。

  第六十條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取得權利人授權并能在全國范圍代表權利人利益的,可以向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申請代表全體權利人行使著作權或者相關權,權利人書面聲明不得集體管理的除外。

  第七十條使用者依照與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簽訂的合同或法律規定向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支付報酬的,對權利人就同一權利和同一使用方式提起訴訟,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應當停止使用,并按照相應的集體管理使用費標準支付報酬。


                                                                                

 

 

 

   
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9-2018 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10-66086468/6427/6442/6649、65016009、65016439 傳真:66086475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呼家樓京廣中心商務樓401室 郵編:100020 京ICP備09030471號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广东1l选五开奖结果 ub8登录下载 天津11天津11选5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百宝彩 福建时时商家加盟合作 20选5开奖结果玩法 今天福彩开奖结果 网赌AG全是芯片牌 快乐十分遗漏前三组选 彩票3分钟赛车开奖查询